新聞 > 全部 > 漫畫少女的進擊之路——京都精華大學合格者羅同學專訪
漫畫少女的進擊之路——京都精華大學合格者羅同學專訪
2020-04-24


羅同學profile



姓名:羅璿
來日時間:2019年4月
報塾時間:2019年4月

合格院校及專業:京都精華大學 · 故事漫畫學科



“比起畫風,我更看重劇情”


作為一個從小熱愛動漫的人,羅同學對於看漫畫這件事有著自己獨特的こだわり。

“我喜歡簡單卻有氛圍的藝術風格,比如說,看漫畫的時候比起畫風,我更看重劇情。”

羅同學說,她喜愛的漫畫家大多注重人物的性格刻畫而非畫風的完成度,更注重每一筆線條的揣摩而非色彩的修飾。

她最愛的動漫是《進擊的巨人》,這也是促成她來日最重要的一個契機。

“我覺得《進擊的巨人》的劇情可以稱得上是傑作,是那種一個漫畫家可能一輩子隻能出那麽一兩部的傑作,它對我的影響真的可以說特別大。”

相信看過《進擊的巨人》的原著的同學都知道,在一眾畫風傑出的Jump係漫畫中,它的早期畫風很多時候已經不能用“簡單粗獷”一詞來形容了(雖然後期的畫風成長突飛猛進)。筆者記得在《進擊的巨人》麵世初期,許多粉絲見識到原著畫風後大驚失色。

《進擊的巨人》第一卷

然而,它的劇情,或者說背後這位鬼才漫畫家的劇情把控力,又是一等一的好。對於羅同學而言,《進擊的巨人》將成為她一生追尋的目標。

“京都精華的出色不僅僅在於漫畫”

早在高一的時候,羅同學就盯上了以培養漫畫家出名的京都精華大學,並將它作為自己的第一誌願。

據她所說,對於自己要前往日本學漫畫這件事,從事藝術相關行業的父母十分支持。尤其是學油畫出身的母親,認為動漫將來在中國大有發展前景。

“既然你媽媽是學習油畫的,你有考慮過學習油畫嗎?”筆者不禁發問。

羅同學卻笑著承認了自己對油畫的反骨心:
“因為媽媽的原因,我對油畫這類純藝了解的算是比較多。純藝方麵的畫家,基本上都有些過於注重內心感受,許多人一輩子就盯著自己的畫,或者說畫中的世界吧,而不怎麽關注外界……
 “我不喜歡盯著畫麵,我希望通過作品表達一些現實世界的訴求,這可能也是我為什麽看漫畫會無視畫風隻關注劇情的原因吧。”

言歸正傳,雖然羅同學很早就定下了要來日本學習漫畫的決心,但在來日之前,她對自己的第一誌願了解並不多。

“當時隻覺得京都精華大學名氣好,國際知名度也高。”

正在讓她領略到京都精華大學的魅力的瞬間,是在她觀摩鹽田千春展的時候。

鹽田千春展

她說,自己首次領略到裝置藝術多空間的美,那是一種“瞬間融入血液的感動”。那一次,她驚訝地發現鹽田千春正是京都精華大學的畢業生。

“我還挺意外的,平時隻聽見大家說京都精華的漫畫學科怎麽怎麽好,沒想到這樣出色的裝置藝術家也出身於京都精華,就覺得京都精華真的是培養了各行各業的傑出人才。”

而本學期,鹽田千春將會在母校開設特別講座,羅同學表示對此非常期待。 

征服教授團的漫畫——《抉擇》


在考學階段前期,羅同學一度遭遇出願的學校全落的慘劇。她在自己反思時認為,是因為沒能確立起一種明確的風格才招致這樣的局麵,因此一度為尋找自己的風格而焦慮不安。

這時,名美的老師開導她不要急於尋找一種自己的風格,可以先試試看按照老師給出的要點,畫出一部完成度較高的短篇漫畫。



老師給了羅同學這麽幾個要點:

① 故事要有完整的起承轉合

② 人物設定上要製造反差

③ 故事線發展要有變化衝突


於是,羅同學就按照這幾條要求,創作了一篇以人類與人外生物(美人魚)為主題的短篇漫畫《抉擇》。

“其實這篇漫畫我自己畫的時候倒是沒什麽感覺,沒有說很喜歡之類的。”她笑著說。

隻不過令她沒有想到的是,正是這篇被她放在作品集最後、當初僅僅是為了迎合老師的要求“交作業”的短篇漫畫,讓她最終征服了京都精華大學的教授團。

“我個人感覺,京都精華大學是我備考的幾所學校裏最看重作品的。在麵試的時候,教授一直在認真地看我的作品,特別是關於這篇漫畫和我聊了非常多的細節。所以後來被錄取了,我就有一種遇到伯樂的感覺,也確實是有緣分在吧。” 


本文前麵部分視頻中講到的這篇名為《抉擇》的漫畫,在構築世界觀時參考了《進擊的巨人》,並糅雜了不少標新立異的細節。

在《抉擇》的世界裏,人類社會被困於某個海中島嶼,而四周的大海裏充斥著人類的天敵——以人類為食的美人魚。為了生存,人類每年會派出軍隊出航前往彼岸的大陸尋找糧食,然而軍隊時常被美人魚襲擊,以至於無人生還顆粒無收。貧窮的男主人公與病弱的義妹相依為命,某一天為了爭奪糧食而被人打落大海的他,意外被美人魚姿態的義妹所救。成功被救回岸上的男主人公再也沒有見到過妹妹,為了找回妹妹,長大後的他加入了軍隊……

這部作品打破對美人魚的刻板印象,它們不再是美和夢幻的化身,而是血腥的食人一族。而為了找回美人魚妹妹的男主人公,卻加入了以殺死美人魚尋找糧食為使命的軍隊。

種種矛盾衝突與人物的複雜性,為讀者留下了大量聯想的空間。